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客座编辑KellyWearstler:“室内设计女王”与她最欣赏的五位创作者

2022-12-14 01:51:38 1728

摘要:Kelly Wearstler以客座编辑的身份登上《Wallpaper*》国际版封面身着Balenciaga上衣及裤装,Staud夹克和Moncler墨镜拍摄于她位于比弗利山庄Hillcrest宅邸的卧室中Kelly Wearstler位于...

Kelly Wearstler以客座编辑的身份

登上《Wallpaper*》国际版封面

身着Balenciaga上衣及裤装,Staud夹克和Moncler墨镜

拍摄于她位于比弗利山庄Hillcrest宅邸的卧室中

Kelly Wearstler位于希尔克雷斯特(Hillcrest)的家,是一幢面积1115平米的六卧比弗利山庄豪宅,也是本期封面拍摄的背景。2006年,她从声名显赫的Broccoli家族(詹姆斯·邦德系列电影的制片方)手中买下了这处地产,并由此开展了奥斯卡级别的修缮装修,在展现建筑历史的同时为之赋予当代气息。如今,她与丈夫、两个儿子和两只宠物狗居住于此。

Wearstler在其比弗利山庄宅邸的走廊内,身后是一面来自法国的1980年代落地镜,脚下是一张北欧复古地毯。她身穿Tako Mekvabidze套装、Giuseppe Zanotti鞋履,配饰为Prada包袋和Lillian Shalom戒指。

起居室内设有一张1970年代的茶几和Mansour地毯,桌面上放置着Brecht Wright Gander装饰碗和Daily Edited手机壳。Wearstler身穿Marc Jacobs西装外套及裤装、Dion Lee胸衣,配饰为Lillian Shalom戒指

尽管Wearstler因其对鲜活色彩(例如清爽的Citrona柑橘色和薄荷般的Palm棕榈色,两种她与Farrow & Ball近期合作推出的墙漆色彩)的大胆运用而闻名,她的私人宅邸却由柔和的色调主导,静静地映衬着她引人瞩目的艺术收藏,藏品包括Victor Vasarely、Misha Kahn和Hector Leonardi等人的作品。个性平静恬淡的她并不喜欢彬彬有礼的好品味:她更偏好具有“挑衅性”的设计(她将在今年秋季发布的Butt手工切割大理石矮凳就是一个证明,座椅后部的线条描绘了使用者的后臀廓形)。

Wearstler将于今年秋季发布新款Butt大理石矮凳,座椅后部的线条描绘了使用者的后臀廓形。这些设计在经由3D建模后手工雕刻而成。

Wearstler欣然接受了来自Wallpaper*的客座编辑邀请。作为客座编辑,Wearstler有意深入探讨当代设计的两个面向——科技与工艺——以及二者交融的可能性。“清晰明确的方向和开诚布公的沟通是重中之重,”谈及迄今众多项目的设计线索,她这样说道。“我不喜欢重复我们已经做过的设计,我喜欢演化和前进。我总是在不断学习,试着让设计更上一层楼。同时,我也保持着好奇心,不断再创造,努力做出独具一格、打破常规、不限于传统的设计。”

将各式图案背景、艺术佳作和复古设计完美融合,Kelly Wearstler的室内设计总能引人入胜,带来惊喜。在这里,空间的温度和肌理始终是由她把关的第一道关卡。

叙事贯穿了Wearstler的众多合作项目。位于洛杉矶的Downtown LA Proper酒店(奢华生活方式酒店集团Proper Hotels的地产之一)就是一枚典例,该酒店由Brian De Lowe、Alex Samek和Brad Korzen联合创办的Proper Hospitality管理。曾任Viceroy酒店集团首席执行官的房地产开发商Korzen正是Wearstler的丈夫,他将Viceroy从一间酒店发展为了拥有4,500名员工的酒店品牌。Downtown LA Proper酒店所在的建筑始建于1920年代,原初是一座酒店,后来成为了基督教女青年会会址。开发商希望Wearstler能够以富于新意的手法来装饰其中一间套房高5.5m的天花板。该空间曾是一座篮球场,这让她想起了荷兰艺术团体Rotganzen创作的“滴水”迪斯科球系列雕塑,其中一件恰好是从篮球框中溢出的迪斯科球。“我喜欢这种风趣和幽默,它们消解了艺术与设计之间的边界,”她感叹道。在委任艺术家为她的线上画廊定制150件签名限量雕塑的同时,她自己也收藏了其中一件。

由Kelly Wearstler主持设计的洛杉矶Proper酒店大堂采用了Morgan Peck的接待台,并装饰着艺术家Abel Macias的壁画。摄影:The Ingalls

在奥斯汀Proper酒店的地中海餐厅The Peacock,装饰墙面的瓷砖在你品尝美食之前就已经讲述了关于菜单的故事。在拜访了一家经营80年之久的家族公司之后,Wearstler特地从葡萄牙采购了餐厅所用的瓷砖。“我得到了一批美丽的滞销瓷砖:某种花纹的可能只有四块,另一种也许有十块。最后,我大概用200种不同的瓷砖组成了一种波西米亚式的、非常奥斯汀的拼贴作品。它具有在地性,叙述了当地社群的故事。”

Wearstler对图案纹饰的掌控在奥斯汀Proper酒店的设计中得以充分展现。在光线充足的大堂内,格纹天花板与几何镶木地板彼此呼应,而她从得克萨斯州高点市采购的一件复古家具(下图)与木质镶板相得益彰。摄影:The Ingalls

当你在Wearstler设计的酒店落座时,你会产生躺在自己最时髦的朋友家中的错觉。“我会以同样的视角去看待酒店和住宅设计,”她表示,她倾向于通过肌理和关注点的叠加来创造吸引人又考虑周全的空间,这就好比随着年岁流转去组建家居环境。“酒店可以成为当地人社交聚会的中心,”她指出,并表示自己就经常在圣莫尼卡Proper酒店(一个“性感的酒店项目”)开会或放松。这家于2019年开业的酒店启发了她的最新家具系列“Morro”,其名暗指1970年代法国和意大利设计中常见的“巨石”家具。“这个系列的创作很自然。我们当时需要为圣莫妮卡Proper酒店定制一种特定尺寸的桌子;它需要呈圆弧形、触感有机,像贝壳那样圆鼓鼓的。设计打样很成功,我们就进行了生产,随后又延展出了边桌等其他设计。”

圣莫妮卡Proper酒店:这家海滨酒店风格内敛而精致,由造型独特的接待台引入,其标志性的再生硬木地板饰有八边形纹样,灵感来自沙滩伞的形状。摄影:Matthieu Salvaing

就在这个夏天,Wearstler发布了自己与The Rug Company的第九个联名系列,这场合作迄今已持续14年之久。新系列名为“超现实幻影”(Surreal Shifts),如画作般美妙的地毯由The Rug Company的手工艺人用西藏羊毛和丝线织就。不过,乐于反思和重审既定规则的Wearstler在尝试颠覆传统的工艺观念。以她与拥有两个世纪历史的室内装潢公司Lee Jofa从2006年开始的合作为例,其最新联名系列分别在意大利、比利时、土耳其和美国制造,每家工厂都因其独有的提花或印花工艺技术被选用。

在Wearstler为The Rug Company设计的第九个系列中,如诗如画的地毯由工匠以羊毛和丝线手工编织而成。图中所展示的地毯自上至下分别为“区域”(District)、“飞瀑”(Cascadia)、“波长”(Wavelength)和“先锋形变”(Avant Shaped),背景为John Sowden宅邸,建筑名家Frank Lloyd Wright的经典作品之一。

面料设计通常会涉及到纹样手绘,但在为Lee Jofa创作的新系列中,“我们做了一些不一样的尝试,”她自豪地介绍道。“其中一种面料是用数字应用设计而成的,还有一种是在建筑程序里完成了设计。接着,我们会3D打印这些设计,以此确认它的立体效果,再委任工厂生产面料打样。我们的创作始于数位设计而非手绘,且通过面料实现了受3D设计启发而诞生的设计。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转换。”

Wearstler和Lee Jofa合作的最新系列,

带来多元图案、织法、刺绣和墙饰,

灵感来自山景和复古时装等不同界别。

尽管Wearstler被数字世界的新领域所吸引,她的作品却还是保留着手工痕迹。她对蒙大拿州雕塑家YehRim Lee手工制作的滴漆陶瓷家具“很是迷恋”,在洛杉矶的一个项目中便选用了她的作品。“她的表达和风格都很独特,”Wearstler解释道。“而且她总是有着开放的态度,我喜欢这种敢想敢做的能量。”据Wearstler透露,她将与Lee在2022年末揭晓合作项目。

由YehRim Lee设计的Terra Drinks Table系列结合了韩国传统的onggi工艺和特殊的上釉技术。由于赤土石的性质和烧制过程,每件作品都呈现独一无二的外观。

第六系列Collection VI

图中在TriStone & Tile展厅内展出的Morro座椅由Wearstler设计。两种面料都来自她与Lee Jofa的第六个合作系列,该系列由十种织物设计组成,选用了设计师钟情的大地色系。

通过社交媒体(这是她关注创意人的常用渠道),她结识了阿根廷数位艺术家Andrés Reisinger,并称他为“数位艺术领域真正的先觉者”。她也欣赏美国跨领域青年艺术家Honor Titus的笔法和色彩运用,后者将于11月在泰勒画廊的伦敦空间举办个展。她还与同为加州人的Mary Weatherford对洛杉矶抱有同样的热爱,醉心于她大胆而抽象的作品(“我可以在她的画作前坐上几个小时”)。在Instagram上互发信息两天后,她就将“拥有好奇的灵魂、热爱设计的”R&B歌手Brent Faiyaz请到了工作室。多年以来,她持续购入时装设计师Dion Lee极富雕塑感的设计,因为他的设计“改变了性别定式”。

不仅如此,Wearstler还乐于关注于元宇宙之中的“西大荒”。“为Web 3.0做设计的激动人心之处在于,一切都以创意为先,”她说道。“这里没有设限,没有生产制造的困扰,你可以自由发挥。”她还指出,“虚拟空间是更易触达的空间。”在2021年4月,她发布了为悍马新款电动车型EV设计的虚拟车库。这是这位设计师开拓的新板块,更是她所享受的挑战。当营销机构Ranaverse初次带着提案与她会面时,“我的工作室里并没有人知道要怎样完成这项设计,但我们决定着手尝试,最后摸索出了方法,”她语气笃定地说道。为了打造未来主义风格的地下空间,她的团队先在工作室内设计出所有的线框,再以手稿为基础进行搭建,最后借由3D视频进行了呈现。

为了庆祝悍马首款电动车型在2021年成功发布,Wearstler的工作室团队特别设计了一座概念车库。这座数位建筑的设计灵感来自约书亚树国家公园的自然风光,以及荒漠间的粗野主义建筑和中古建筑。

Wearstler对元宇宙所蕴含的现实潜力尤其感兴趣:“我们为虚拟车库设计了一些家具,而后在我们的系列中实现了这些设计。”与之类似,她专为自己与美国灯具制造商Tech Lighting的首个合作系列打造了一处线上空间。数位工具可以帮助设计师驾驭照明设计中的挑战,精准编排LED微型芯片散发出的光线冷暖、色调与光线投射方向。其中所需的不仅是设计视角,还有技术支持。为此,团队中的四位照明设计专家进行了大量3D打印试验,以此检查设计纵断面。“当设计进入如此精微、流线的领域,而光源又是如此之小时,这就像是在设计一块腕表,所有部件都必须严丝合缝,”她介绍道。“内部隐藏了许多你看不到的精巧机关。”

Tech Lighting的全新Ebell落地灯和台灯在Kelly Wearstler工作室打造的数字空间中首次亮相,这组灯具纤细的圆柱金属主体上设有拱顶状的玻璃棱镜。

这一虚拟空间陈列着由Felix Muhrhofer设计的家具。这位奥地利设计师以他的水磨石设计吸引了Wearstler的注意。

在进行以上项目的同时,Wearstler还为她的西好莱坞工作室聘请了几位数位设计师。那她相信元宇宙的未来吗?“我觉得它铺展了创意无限的前景,我相信它全力发展的潜力。”2018年,Wearstler正往返于洛杉矶和旧金山,负责两个LEED能源与环境设计先锋认证项目,她由此注意到了荷兰设计师Dirk van der Kooij颇具意趣的家具设计,后者的惯用媒介是回收和废旧材料。“我看到了一款形似扬声器的灯具,它的侧面有两个转盘,你可以用它们调控光线的冷暖。接着,我又发现它们完全是以回收塑料制成的。”不久后,她就成为了van der Kooij的北美代理商。

这件来自Wearstler个人收藏,由荷兰设计师Dirk van der Kooij设计的灯具以回收塑料制成(塑料则来自磨碎的CD包装壳)。

《Cracked Actor》限量艺术品来自“多么美好的聚会”(Quelle Fête)系列,由荷兰艺术团体Rotganzen为Wearstler的线上画廊特别创作。取洛杉矶星光熠熠的夜晚为灵感。

开展合作是Wearstler创作的重要环节。她经常邀请新兴或资深艺术家、陶艺家乃至家具设计师为不同项目定制特别作品。此外,她还鼓励自己近50人的团队跨部门合作。“合作与互联是我们工作室创作的主旋律,”她说道,并在采访中屡屡提及自己的团队。

她于2021年在官网上开辟了一个全新的画廊式可购物展陈区,以此宣传自己欣赏的艺术家。加州陶艺家Morgan Peck和长居纽约和米兰的照明及家具设计师Hagit Pincovici就是其二。“我意识到,我可以将自己的平台用作传声筒,帮助推广这些才华横溢的创作者,”她说道(在Instagram上坐拥200万粉丝的她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上图:陶艺家Morgan Peck标志性的瓶子常常使用波浪形把手和磨砂釉面。

下图:照明及家具设计师Hagit Pincovici与她设计的SELENE柜。

那么,究竟是什么吸引了她的目光呢?“这些创意人各自有着独到的视角,能让我由衷感叹‘真的很酷’。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就像是与某个人一见钟情一样。你会感受到一种澎湃的、深刻的感情,”她表示。“另外,不论是从设计还是材质角度来说,这些艺术家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创作特点。”

Kelly Wearstler在此介绍五位才华横溢的创作者,他们均以独到的作品赢得了她的青睐。从数位设计、雕塑性时装,到艺术绘画和R&B音乐,这位设计师的选择也反映出其爱好之广博。

“Andrés是一位视觉诗人,

是数字领域的真正先锋。”

Andrés Reisinger在2021年创作的The Shipping系列由十件家具设计组成,其中五件实现了实体制作。下图为系列中的Tangle座椅。

自2018年在巴塞罗那建立同名工作室以来,Andrés Reisinger通过他的创作定义了虚拟世界的风貌与氛围。偏爱柔和色系、有机形态和超现实环境的Reisinger总会为设计注入出人意料的温暖,一反数字空间固有的冷酷风格。他融合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的能力既让人目眩神迷,又抚慰人心。不论是他与建筑师Alba de la Fuente在元宇宙中联手创作的《白宫》(White House,2022),还是去年在Nilufar画廊米兰空间线下展出的座椅设计(三件既存在于现实生活中,又作为NFT存在的家具),Reisinger始终在不断推阔边界,探索让两个世界彼此相融的方法。

Reisinger认为,他的作品“映照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感受,人们很难辨别这种感受是处于物理还是数字空间,是现实还是幻想。对我而言,数字体验是对物理体验的扩展。”他接着说道,“我喜欢挑战常识并提出问题。我的许多作品都有着看似超现实的形式,有如五脏六腑般的粉红色调充斥了调色板。在我看来,制造可感可触的体验十分重要,这可以让人们在不同空间维度体会到共通的人类体验。”

“Dion的风格独一无二。

他能够创造出集流动性、

建筑性和雕塑性于一体的性感设计。”

Dion Lee 2023年度假系列的两个造型出自他为西班牙歌手Rosalía设计的舞台服装。

在时尚风格变幻如风的当下,长居纽约的时装设计师Dion Lee对性感和感性的精妙塑造堪称夺人眼目。2009年,23岁的他在澳大利亚悉尼创立了自己的同名品牌,一方面融合传统剪裁手法和实验性服装结构,另一方面对面料不断钻研,创造出了实穿且性感的廓形,以及让胆小者望而却步的身材自信。

Lee曾一度放弃男装,专注女装设计。但在2017年,他恢复了原有的男装系列。近年来,他通过设计模糊了两性之间的着衣定式。在2020春夏系列中,Lee特意将女装系列的主打单品改编为男装:镂空背心、吊带长袖T恤和透视针织衫出现在男模身上,与低腰裤、手拿包和平底凉鞋搭配,由此映射时代精神。这些设计基于Lee个人穿着女装的经验,进一步巩固了品牌以往系列中彼此制衡的男女性别特质。

“以中性视角设计这个系列给我带来了创作上的启发。这一系列中的大部分服饰既适合女性,也适合男性,这一考量影响了每一件设计的剪裁、分级和面料选择,”这位设计师如此总结道。“我们的核心消费者是非常多元化的一个群体。不论是功能性的基本单品、剪裁精巧的中性服饰,还是性感的晚礼服,我的理想是让很多人都能自如地穿上我的设计。我的设计传达了一种富于意趣的感性之美,我希望穿着者能够通过时装来探索他们的身体。”dionlee.com

“Honor是当今最受追捧的艺术家之一。他的画作既令人耳目一新,又经得起时间考验。它们显然继承了传统,却也充满生命力。”

上图:Honor Titus,《在沙滩上》(Sur la Plage,2021),布面油画。泰勒画廊(伦敦/纽约)提供

下图:Honor Titus,《褐石圆舞曲》(Brownstone Waltz,2020),布面油画。Timothy Taylor画廊提供

Titus以其画作的别样色彩吸引了艺术界的关注。在此之前,他是硬核朋克乐队Cerebral Ballzy的主唱,这是他在青少年时期与朋友组建的一支乐队。音乐流淌在Titus的基因中。黑色细线勾勒的边缘内,他所塑造的无面人物因明澈的色调而充满音乐般的戏剧张力。那是一系列根据回忆绘制的画作:一位在红色天空下穿着白色高跟鞋奔向地铁的女士;一个穿着乐福鞋在栏杆上晃动双腿的女孩;一位以极端角度用球拍接球、几乎扭曲画作构图视角的网球运动员。它们既令人摸不着头脑,又叫人惊奇,其中那份坦诚的揶揄更是让人喜爱。“在我的首次纽约个展上,我的父母还在《褐石圆舞曲》(Brownstone Waltz)前共舞了一曲,”Titus回忆道,这样的场景和他的作品再契合不过。

艺术家的全新系列作品将在11月于泰勒画廊伦敦空间为其举办的个展中展出。此番,Titus着眼于传统主义和阶级,对“名媛文化进行了形散神不散的解读”。他补充道:“在派对上、舞厅里和舞蹈中捕捉穿戴礼服和领结的年轻人,这些瞬间便足以组成一张好画。它就是如此简单。”

Titus言语直爽,却也十分神秘。在讲述事实的同时,他还为花饰和戏剧性预留了空间。从流行文化,到诸如Félix Vallotton和Maurice Denis的法国画家,他的灵感源泉也是如此,既大胆华丽,又细腻浪漫。这样的Titus是怎样的一种存在?“我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布鲁克林黑人男孩,曾经读过Evelyn Waugh、与Black Flag和The Strokes一起表演,现在喜欢随着Charlie Parker的音乐起舞、欣赏Édouard Vuillard和Edward Hopper的画作。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仍然是一个渴望学习的人。”

“Brent的音乐创作超越了R&B的范畴,

在演唱和歌曲创作上独树一帜。”

Brent Faiyaz最新专辑《废墟》(Wasteland)囊括了与Drake、Tyler, the Creator、The Neptunes等人的合作。

对Brent Faiyaz而言,自我保护是首要任务。这位在马里兰州长大的R&B歌手不久前在夏季推出了第二张个人专辑《荒原》(Wasteland),以其独特的声线吟唱出对爱的渴望。不过,这些歌曲往往会将女主角置于尴尬的境地。有些人认为这是不健康的创作方式——就好比花哨版本的亚特兰大说唱巨星Future,在他的音乐世界中口无遮拦、无所顾忌,仿佛女人不过是满足他一时所需的临时供给。

但Faiyaz会对自己的歌曲加以阐释,他的创作也在年轻乐迷群体中流行了近十年。不论是充满活力的表演,还是柔肠百转的旋律,这位歌手将20代生活之中的浪漫拉锯、现实压力和对未来成功的憧憬一一道来。在他的叙述下,这一切都成为了真实可感的困境。

多位超级明星参与了《荒原》的演唱,这张专辑也将Faiyaz的事业推上另一个高峰,这是他年少时做梦都不曾想见的成功。“这次我想要全力以赴,”他如此总结道。“就合作而言,我找来的大多是平时一起厮混的朋友,此外还有儿时的偶像,比如The Neptunes、Drake,还有Alicia Keys和The-Dream。十二三岁时的我要是知道这一切,一定会喜出望外吧。”

“Mary将霓虹灯与画作的笔触并置,

由此调动出令人讶异的张力。”

Mary Weatherford,《马西亚斯的凌迟——4500三叉戟》(The Flaying of Marsyas—4500 Triphosphor,2021-22),亚麻布、闪光和霓虹灯。

尽管这位艺术家当下的创作主要由宽阔而抽象的笔触和颜料层层叠加的粘性肌理构成,这并非其作品的单一形态。Weatherford已然历经了多个阶段的手法变化——从贝壳、海绵和海星的拼贴组合,到锐度极高的抽象画,再到图像挪用和摄影——创作主题亦如是,性别和建筑等话题在她的作品中彼此碰撞。她唯一不变的习惯,就是在地面或桌面上水平绘画。“30年来,我一直没有改变这种画法,”她介绍道。“我最近刚订制了一个完美水平的画台。画布固定好后,即便我直接把颜料倒在画布上,颜料也不会流动。”

本文地址:http://www.chathappily.cn/350630.html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